原本以为宿舍(“宿舍”是住宿的房屋,外延大,包括寝室、卫生间、洗浴间、阳台等。宿舍住的人数不同,有单人间,双人间,多人间等。)里会很怪异,最起码会孤立那个女生(1.仍然处在受教育阶段的未婚适龄女性学生。2.雌性人类。3.戏曲表演中的专有名词,指由女性扮演的生旦净末丑中的“生角”,故称女生。),事实却大相径庭。
“诶呦喂,你怎么那么瘦”李木子很活跃,性格很热不像外表那么冷酷,三言两语的就打破了大家对她的芥蒂。
张清坐在木子床上,翘着腿,已然是对木子无戒备了,“是吧,苗条呢我”张清从不是谦虚的人,自然她也有这个资本。张清长的很美,脸小小的,嘴唇薄薄的,眼睛像狐狸一样美。最美的是她匀称苗条的身材,活脱脱的衣架子,本来便是穿什么都美了,而她偏偏又会打扮自己,除了妖媚的外貌,她又有与生俱来的画画天赋,给了她文艺清新的气质。她的理想就是做一名设计师,高大上如她一样。
“诶呀,我一看她就觉得她好傻,后来静儿说她学习可好了,”木子看似跟张清说话,眼睛盯着沐暮。木子就是一个话唠,自来熟,跟谁都嘟嘟嘟说个不停,自从和沐暮做了同桌,总是逗沐暮
“哪有”沐暮洗着袜子,嘟着嘴瞅了瞅木子
“就是啊,没想到你学习那么好”
这才第一天,就好像很熟了一样,一晚上木子都叽哩咕嘟的说个不停
第二天,沐暮正式和木子坐在一起上课,沐暮这个书呆子眼睛直勾勾盯着讲台上的老师,戴着一副淡粉色的眼镜,肥肥的脸蛋也一动不动。一旁的木子也直勾勾的看着,看着沐暮的侧脸,也一动不动,等到老师暂停,木子就开始说话了
“你屁股不疼啊,跟个木头似的”木子拄着脸盯着沐暮
沐暮只是笑笑,尽管木子的性格很容易让人亲近,可是慢热的沐暮还是很拘束
“诶,你长得真好看,尤其是侧脸”木子又趴在桌子上,还看着沐暮
沐暮只写自己的东西,然后转脸看看木子,有礼貌的回一个微笑,沐暮从不把这种话当真,何况是木子说的,从昨天到宿舍那一刻,木子嘴里尽是夸人的话,很中听,大家都喜欢听,沐暮自然也喜欢挺好话,可是她只觉得虚伪,心里并不相信,只是听着这种话很舒服,即使是假的
“真的,我看了你一节课,越看越好看”木子一个劲儿的说
“哪有,你别胡说了”沐暮停了几秒,手又开始写了
“还真是个学霸”说完就趴那睡了,还有15分钟就下课了,而木子根本就不听课,睡相也极其嚣张。
“诶呀,终于下课了”老师话音刚落,木子就做了起来,似乎并未睡着
“你脸上都是颖沐暮摘下眼镜,看着满脸书印的木子笑了起来
“啊,”木子抽屉里拿起一面镜子,“真是,洗个脸去”
“走,一起去吧,课间就该休息活动的 别总在那坐着”木子说着就把沐暮拽了起来
去了洗手间洗了脸,木子又拉着沐暮去小卖部买吃的,木子很爱吃,总去小卖部,沐暮也爱吃,可是老师不让往教室带,沐暮课间从不去小卖部,她的课间和课上没区别,都是坐在自己的角落,钻到数学的牛角尖里
木子买了两串烤牛丸,课间买这个的人很多,木子却挤进去了,“那个女生真是还说我,自己买不到跟我有什么关系”木子抱怨着人群中被她挤出去的一个女生“还敢骂我”
沐暮不言语,自然心里不认同木子的做法
“给你就拿着”木子刁钻的有点霸气,
沐暮不好一直拒绝,不然就是不礼貌了
“老师不让在班里吃,我们在外面走走吧,吃完再回去吧”
“诶呦,胆子真斜木子嘲笑旁边傻傻的这个女孩“好吧,走,你说去哪”
“嘻嘻 ,去那个湖那吧”学校的景色很好,可是沐暮以前独来独往,又只埋头学习,从来没有注意过
“嗯”沐暮已经吞完了这串美食
“没有啦”沐暮和张清不一样,沐暮很谦虚,也是因为她自卑,从不满意自己,
“快回去吧,马上要上课了”沐暮看了看周围已经没人了,意识到快上课了,虽然她也没手表,可是从众原理让她确信,一定快上课了。
“你慢点,跑啥啊,迟到就迟到呗”木子一点不着急,沐暮觉得自己抛下她也不礼貌,于是停下等她,拽着木子狂跑
“诶呀,天哪,累死老娘了”木子一个劲嘟囔
两人冲进了教室,可是班里还叽叽喳喳的,还有五分钟呢,这是个大课间
沐暮只庆幸没迟到,木子却咕噜咕噜的抱怨“我说迟到不了吧”
从这之后,沐暮就和木子亲近了许多,不过沐暮依旧独来独往,一个人吃饭 一个人跑操,一个人打水。
可是中学女生一般都是结伴的,即使是男生性格的木子,她再豪放不羁,也有一个同行伴侣。木子和另一个女生作伴,她是云黎,沐暮的对铺,和木子一样新转来的。云黎也不爱说话,沐暮也不爱,两个人在一起说不上几句话,不过有木子这个话唠相伴,云黎应该也会多话了。
沐暮原来也是有伴侣的。有一个很好的伙伴,可是被她自己弄没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